项庄
项庄,作为项羽麾下的武将一直追随项羽南征北战,最后在乌江边战死 项庄是故楚大将军项燕的第三个孙子,而项羽是项燕的二孙子,项庄跟项羽是兄弟关系,至于是不是同母亲兄弟就历史没有相关记载,也有说法项庄是项羽的堂弟,这兄弟二人都是由叔父项梁带大的。其家喻户晓之典故——项庄舞剑,项庄舞剑发生在鸿门宴上,其目的是刺杀刘邦,顾有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之说。   项庄的事件主要是在鸿门宴上,当时范增好几次给项王递眼色要他杀刘邦,又好几次举起身上佩戴的玉块向他示意,项王只是沉默着,没有反应。范增起身出去,叫来项庄,对他说:“君王为人心肠太软,你进去上前献酒祝寿,然后请求舞剑,趁机刺击沛公(即刘邦),把他杀死在坐席上。不然的话,你们这班人都将成为人家的俘虏啦。”项庄进来,上前献酒祝寿。祝酒完毕,对项王说:“君王和沛公饮酒,军营中没有什么可以娱乐的,就让我来舞剑吧。”项王说:“那好。”项庄就拔剑起舞,叔父项伯也拔剑起舞,常常用身体掩护沛公,项庄没有办法刺击沛公;故有项庄舞剑意在沛公。   传闻项庄是位剑术家,师从项梁,精通多种武艺特别是剑术。 与项庄相关的历史人物

鸿门宴上项庄为何要舞剑?其中主要目的是什么?

项羽和将军、谋士们正在商量怎么对付刘邦范增说:“刘邦原来是个又贪财又好色的无赖。这会儿进了关,不贪图财物和美女,可见他野心不小。”

项羽瞪着眼睛大骂:“刘邦这小子,明天一早,我们就到灞上去收拾他!”这时项羽有兵马四十万,号称一百万,在鸿门扎营;刘邦有兵马十万,号称二十万,扎在灞上,距离项羽的兵营不过四十里地。项羽哪里知道,他的另一个叔父项伯张良生死之交,连夜骑着快马跑到刘邦营里想救出张良。张良把项伯的话又都告诉了刘邦刘邦吓得没法儿说,就和张良两个求项伯去说情。

项伯刘邦明天一早去向项羽赔不是。刘邦说:“当然,当然!

第二天,天刚蒙蒙亮,刘邦带着张良、樊哙夏侯婴等几个心腹和一百来个人上鸿门来了。到了营前,刘邦只带着张良一人进去见项羽。他不敢行平辈礼,趴在地下,说:“刘邦拜见将军。”

项羽杀气腾腾地问他:“你有三项大罪,知道不知道?

刘邦说:“我只不过是个沛县的亭长,听了别人的话兴兵伐秦,才投在将军的旗子下,听从将军指挥,丝毫不敢冒犯将军。”

项羽说:“天下痛恨秦王,你自作主张把他放了这是第一。你随便改变法令,收买人心,这是第二。你抗拒诸侯,不准他们进关,这是第三。”

刘邦说:“请将军允许我把话说完,再办我的罪。第一、秦王子婴前来投降,我不敢自作主张,只是暂时把他看管起来,等候将军发落。第二、秦国法令苛刻,我急于约法三章,就为了宣扬将军的恩德。第三、我怕盗贼未平,秦军的残余可能作乱,不能不派人守关,哪儿敢抗拒将军呢?

项羽听到这儿,脸色缓和得多了。刘邦接着说:“将军在河北作战,我在河南作战,我们同心协力,托将军洪福,我先进关,能在这儿见到将军,真够高兴的了。哪儿知道有人从中挑拨,叫将军生气。”

项羽直爽地说:“这都是你的部下曹无伤说的。”说着,他叫刘邦坐下,留他喝酒。项羽项伯殷殷勤勤地劝酒,刘邦提心吊胆地不敢多喝。

喝酒喝了不少时间,范增项羽还不杀刘邦,急得拿起腰带上拴着的一块玉,再三向项羽使眼神,项羽就是不下手。

没办法,范增借个因由出去叫项羽的叔伯兄弟项庄过来,对他说:“大王太厚道了,你快进去给刘邦敬酒,完了,就给他们舞剑,瞧个方便,杀了刘邦。要不然,咱们将来都要做他的俘虏呢。”

项庄进去敬过了酒,说:“请允许我舞剑,给沛公下酒。”说着就拔剑起舞。“项庄舞剑,意在沛公”的成语就是这么来的。

项伯看出了名堂,也起来对项羽说:“一个人舞不如两个人舞。”

他也拔剑起舞,老把身子挡住刘邦。张良也像范增那样向项羽告个便儿到了军门外,樊哙上来问:“怎么样了?

张良说:“十分紧急。项庄舞剑,要对沛公下手。”

樊哙说:“要死死在一块儿!我去!

樊哙右手提着宝剑。左手抱着盾牌,直往军门冲去。卫兵们横着长戟,不让他进去。樊哙拿盾牌一顶,就撞倒了两个卫兵。他们还没爬起来,樊哙已经进了中军,用剑挑起帘子,冲到里面,气得连头发都向上直竖,两只眼睛睁得连眼角都快裂开来了。

项羽坐不住了,按着剑,问:“你是什么人?”张良抢前回答说:“他是替沛公驾车的樊哙,前来讨赏。”

项羽说:“好一个壮士。赏他一斗好酒,一只肘(zhǒu)子。”底下的人就给他一斗酒,一只生的猪肘子。

樊哙咕噜一声喝完了酒,把盾牌覆在地上,把生的猪肘搁在盾面上,用剑切着吃。项羽说:“壮士还能喝吗?” 樊哙说:“我死也不怕,还怕喝酒?秦王像豺狼虎豹一般,只知道杀人,才逼得天下都起来反抗。怀王跟将士们约定:谁先进关,谁就做王。现在沛公先进了关,他可并没称王。他封了库房,关了宫室,把军队驻在灞上,天天等着大王来。派士兵去守关也是为了防备盗贼,防备秦人作乱。沛公这么劳苦功高,大王没给他什么赏赐,反倒听了小人的挑拨,要杀害有功劳的人,这是走秦王的老路,我以为大王不能这样。”

项羽没有回应,光说:“坐。”

过了一会儿,刘邦起来上厕所去,张良向项伯低声地告个便儿,带着樊哙跟了出来。樊哙叫刘邦溜回去。刘邦嘱咐张良留着代他向项羽告辞,他只带着樊哙、夏侯婴他们几个人从小道跑回灞上去了。刘邦一回到营里,就把向项羽告密的曹无伤斩了。

项羽刘邦好久没回来,就派陈平去请他。张良进去赔不是,说:“沛公醉了,怕失礼,叫我奉上白璧一双,献给将军;玉斗一双,献给亚父。”

项羽说:“沛公呐?

张良说:“他怕将军的部下跟他为难,先走了,这会儿大概已经快到灞上了。”

张良献上礼物。等到他向范增献玉斗时,范增拔出剑来就把它打破了,自言自语地说:“唉!真是个小孩子!没法替他拿主意。夺天下的一定是刘邦。我们瞧着做俘虏吧!